但,立即就有更多的怪物撲來。

密密麻麻的一群怪物如黑色潮水,揮舞著的趾爪觸目驚心,吱吱叫聲不絕於耳。

「叫你妹!」

姬無辰怒吼,一掌拍飛一頭蜘蛛怪。

心中發怵,但手上動作不敢停止。 馬匹呼嘯而過,白季瞬間撲下。

身體垂直降落,在白季的主動發力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砸向了第二騎的兩人。

離得近處,白季可以看到馬上的兩個人影,確實較之中原人的體型要小上一號。

幾乎和許多中原女子的體型相差無幾。

只可惜,白季並不能察覺到這幾個沙居人的實力具體如何。

隱藏氣息,這是這個人種的種族天賦。

若非有洞察方面的專長,恐怕很難看出大部分沙居人的實力究竟如何。

不過白季並不擔心,以自己如今的實力,又是主動出手以勢壓人,他不覺得隨便遇到一個對手,就能夠和自己戰個平分秋色。

而果不其然,面對白季的攻擊。

甚至直至重劍落至兩人頭頂,那兩個沙居人才仰頭看向天空。

然而坐在前座之人,在看見重劍的下一刻,就已然魂歸西天。

白季也才看到了兩人的長相。

臉型極小,彷彿一些還未長開的中原少女那般大小。

可五官偏偏又不似中原少女那般嬌俏,臉上又是一把絡腮鬍子,盡顯狂野的男性風格。

兩者雜糅在一起,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白季曾經在遊戲里見過,此刻倒也不算感到新奇。

一劍直接砸爆了一個腦袋,白季空中一個180度大翻身,運起氣力施展劍招——先機,反手一劍甩向後座之人。

【你對目標造成了15點傷害,成功擊殺對方。】

即便失去了前座騎手的控制,可是馬匹本就還在按照慣性向前狂奔。

這電光石火之間,也難以發生什麼變故。

後座的沙居人即便有少許的時間儘力做出反抗,卻還是被白季一劍抽中胸膛。

骨碎的聲音,伴隨着他的慘叫吐血聲,一同響起。

身形更小的沙居人被一擊抽飛到了半空中,向著來時的方向倒飛而去,空中留下了一串吐出的血珠。

小小的身體砸在不遠處的一戶人家牆壁上,打翻了一堆堆放的雜物。

一時間稀里嘩啦的雜物倒下亂滾,亂成一團,也埋住了那個沙居人的屍體。

【你對目標造成了15點傷害,成功擊殺對方。】

而直至這時,承載着這兩人的馬兒似乎才受驚般地嘶鳴一聲,並且偏離了方向,帶着被白季先行擊殺的騎手屍體,向著黑暗中行去。

同時,前面一騎的騎手才反應過來,拉住馬繩,強行讓馬兒在奔出了幾步后,停下了腳步並調轉過來。

兩個沙居人的小眼睛一起看着白季,小小的眼睛裏閃爍著嗜血的寒光。

坐在前方的騎手看了眼奔向黑暗中的馬兒背影,立刻收回了目光。

「嘰里呱啦……」

對着白季不知道吼了句什麼,坐在後座的沙居人翻身下馬,向著白季沖了過來,手中的彎刀更是反射著天上的皎潔月色,閃爍出不太明亮的反光。

騎手也是一拉馬繩,駕着馬匹一同向著白季沖了過來。

兩者速度不同,出手位置一高一低,打了一個簡單的配合。

若是實力相當,以一敵二當然討不到太多的好處。

可是白季面無表情,只是等兩人到了眼前,才一個旋身,發揮出了些許游龍劍術的奧義,重劍對着地上跑來的沙居人撩去。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白季的出劍中就疊加起了幾分不器劍本位的各種屬性加成。

對於劍術的領悟越是深刻,發揮起來的時候,所需要的時間就越短,所能夠發揮出來的效果,也就越是強悍。

「砰!」

沙居人小巧的身體本應靈巧,然而面對白季近在眼前才出手的一劍,還是猝不及防。

狂暴的力量盡數傾瀉於他的身體之上,整個人甚至高高的飛了起來。

【你對目標造成了16點傷害,成功擊殺對方。】

【你獲得了戰鬥經驗1點。】

然而重劍去勢不減,順帶着一劍砸向了騎在馬上衝過來的那個沙居人。

由於馬匹加速需要時間,近距離的衝刺速度其實還不如沙居人本身的肉體速度。

所以步行的沙居人在前,騎馬的沙居人在後。

這是白季早就計算好了的攻擊路線。

重武器的優勢,就在於這種碾壓時的力量感。

面對白季剛剛擊飛了同伴的一劍,騎在馬上的沙居人那一副肆虐殺意的面容上,這才顯現出三分驚駭。

匆忙以彎刀格擋,然而卻被白季的重劍一劍砸成碎片激射開來。

重劍最終還是落在了這個沙居人騎手的身體之上。

「砰!」

【你對目標造成了11點傷害,且對目標造成了大出血效果。】

「嘶~」

馬匹嘶鳴地傾倒向一邊,其上的沙居人也是倒飛而出。

只是他的修為似乎較之其他三人更好一些,且又有着同伴身體以及彎刀的少許阻擋,一擊之下,竟然沒有被當場秒殺。

身在半空中的他一個鷂子翻身,閃電般竄入黑暗中,逃竄而去。

一邊逃竄,一邊有奇異的語調和異族語言響徹在這片夜空之中。

白季沒有去追,只是看着對方的背影漸漸隱沒與黑暗中。

襲殺四人,三人當場暴斃,一人重傷逃竄,卻只為白季提供了1點戰鬥經驗值。

1點戰鬥經驗的獎勵很正常,即便是擊殺弱者,數量多了,偶爾也會有一個小小的驚喜。

按照過去玩家的話,就是因為攻擊敵人身體帶來的熟能生巧。

打個比方,就是庖丁解牛。

面板上,戰鬥信息還在刷新。

吸引了白季的注意。

【目標體內正在大出血,失去了2點生命值。】

……

【目標體內正在大出血,失去了1點生命值,目標已死亡。】

【由於你以另外的方式擊殺了對手,你正在形成某種個人專長。】

白季眨了眨眼,流血流死?

好傢夥,但凡跑到一個安全點的地方原地運功恢復傷勢,也不至於活活跑死吧?

我又沒追你……

當然,即便對手已經死掉,可是他發出的消息,還是遠遠地傳了出去。

想必,已然引起了與他們同來的其他沙居人的注意。

不過白季也並沒有想過要隱藏。

如今自己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不需要再在暗中苟且行事。

光明正大的站出來吸引注意力,倒是可以讓那些在四處作惡的沙居人減少對於普通人的殘害,而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

當然,更加重要的原因是——

今天晚上月色皎潔,晴空萬里……

實在不適合自己渾水摸魚。

正這麼想着,白季聽到了驟然停下的馬蹄聲。

轉過身去,又看到了兩對閃爍著嗜血殺意的小眼睛。

白季還未表現出什麼動作,那兩個沙居人倒是先行一人指著白季憤怒地說了句什麼,接着就向著另一個方向逃竄而去……

……

古倫多和古爾多收回目光,空間急速地縮近到了她們的眼前。

在剛才的片刻之中,她們的目光彷彿穿越了多間房屋的阻擋,看到了那個在兩層樓旁邊的街道上擊殺了自己四個族人的身影。

這裏有着中原人的高手。

姐妹兩對視一眼。

古爾多想到了那個剛才一眼瞥到的兩層樓樓頂之上的蠕動黑影,眼中閃過一道厲色。

「我去殺了他。」

月光下,抬起了臉的古爾多臉上滿是褶皺,如同八旬老人。

然而面龐上的殺氣,卻是驚心動魄。

一時之間,陰森的殺意籠罩着她的身體,讓原本就恐怖的面孔,在這夜間如同人間鬼神。

7017k 雲海商盟的巨船讓自己在未靠岸之前便下船,顯然是有什麼隱情,不過對於這些秦沖也不想去考慮太多,畢竟此次能搭乘他們巨船來到這裏也算是不錯了。

若不然自己在茫茫大海之上還不知要遊盪多少時間,才會找到一處像樣的島嶼,一座像樣的城池。

秦沖在城門不遠處遲疑了一陣,並未直接進城。

城門處也時不時的有不少人進出,這其中也有修士的存在。

自己初次來到這東海區域,對這裏可以說是一無所知,不過眼前這等規模的城池相比能讓自己得到不少消息,繼而記憶不了解這裏。

片刻之中,秦沖這才舉步走了過去。

門口處的兩名守衛也都是鍊氣後期的修士,年紀似乎和自己真實年齡相仿,算起來秦沖現在也不算太年輕了,但由於築基的早,容貌卻依舊是二十齣頭的樣子。

「咦,這位道友面生的很啊,第一次來這飛雲城嗎?」詢問秦沖的是兩人之中個子稍高的那名男子。

「道友好眼力,在下韓沖,來自比較偏遠的蒼石島,第一次來到這裏。」

「蒼石島?這個名字沒聽說過,看來是真的很偏遠了,那韓道友是打算在城裏久住還是短住呢?」

「看來這裏還有一些規矩,煩請道友解釋一二,韓某初來咋到不懂這些。」

秦沖雖然嘴上這般說道,但心裏也猜到了一些,無非就是在這飛雲城逗留的時間和靈石費用而已。

「其實規則也很簡單,根據你在飛雲城居住時間的長短不同,繳納的靈石也不一樣,我們一共四個等階,三年、二十年、五十年以及一百年。」

這個時間倒是讓秦沖略感吃驚,不過想到這裏是海上也就釋然了。

畢竟海上的環境比起大陸之上還是要危險許多,加上島嶼之間本就距離較遠來往不易,想飛星島這種規模的島嶼估計在這一片海域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不然那雲海商盟的巨船也不會單獨跑來這裏。

「原來這樣啊,韓某估計不久居住太久,就先辦一個三年的吧。」

「三年費用一千枚下品靈石。」

這個價格確實也高的離譜,要知道一千枚下品靈石對於一個鍊氣後期修士來說可不算少了。

「這麼貴?」

「沒辦法,和飛雲城差不多規模的城池這裏已經算便宜了。」

「那好吧,好不容易來一趟,總要進去開開眼界。」

隨即秦沖便摸摸索索的湊出了一千枚靈石交給了對方,繼而從此人手中拿到了一枚黑色令牌,算是一個在飛雲城居住的憑證。

「多謝道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