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想哭。

然後季柚真的落淚了。眼淚無聲無息的,一滴,一滴,一滴……輕輕滑落著。

「小柚,你知道了嗎?我……我被攬月星軍事學院錄取啦。」

「真噠。」

「你看,你看,你快看——這通知書,是剛出爐噠,新鮮著啦……」

她的眼淚一邊吧嗒吧嗒的掉,嘴角的笑容卻越擴越大,聲音里的雀躍與喜意,更是如首次在天空中展翅翱翔的雄鷹,歡快無比……

許是季柚的情緒太濃烈,太具有感染力,一直安靜呆在鐵片里的少女似有所覺,忽然猛地站起身,沖向了禁錮的圍牆邊,她發現那裡有一道明亮的光。

光很小,但很熱,很溫暖。

少女在這束光的旁邊站了一會兒,就聽見了季柚的聲音。

季柚輕輕道:「小柚,告訴你一個大好的消息:從今以後我們就要邁進攬月星軍事學院啦!到了那裡,我們要真正的做到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只要我們不死,誰都別想再打倒我們!」

少女眼裡閃過瑩瑩的淚光,輕輕點頭:「嗯!」

「啊!」

「小柚!」

「你竟然能說話!」

「沒吃蝶蜜,你竟然能說話!」季柚震驚了。

少女甜甜的笑:[姐姐……我感覺到你在呼喚我,所以跑到牆壁邊來聽一聽,看看是不是真的,沒想到是真的呢。今天也能與姐姐說話,好開心。]

季柚張大嘴,恨不能吼出聲:「啊啊啊……少女!你沒把握住重點呀!重點是咱們沒吃蝶蜜,沒花一分錢錢!你也能說話呀!!!啊啊啊……」

要知道,昨晚為了讓小柚說話,她可是一咬牙,一狠心買了10萬信用點蝶蜜的。

現在——

竟然沒花錢。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即使不花錢,也能讓小柚順利與自己溝通呀。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叫人高興與興奮了。

[嗯!]

[好開心呢。]

[姐姐……]

[要是能一直跟姐姐說話,還不花錢,姐姐以後就可以不用那麼辛苦賺錢啦。]

季柚眼裡閃爍著精光:

一定可以的。

一定是有辦法的。

------題外話------

晚安\(^o^)/~

謝謝:星打賞的200書幣哦,么么噠。

謝謝:幽月夜光打賞的99書幣,么么噠。

開心開心,今天也要打滾求收藏求推薦票,各位讀者爸爸們,金主爸爸們,求賞臉。 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向老停止了撥打電話,目光看向劉超。

因為來的時候,向老就聽劉超說了,劉超還請了一位大佬。

難道,是那位大佬來了?

「你去看看是誰?」劉超對秘書說。

「是。」

秘書應了一聲,快步走了出去,沒一會兒,秘書就回來了,說道:「是酒店的經理。」

「酒店的經理?幹什麼?」劉超問。

秘書笑着道:「酒店經理說,他們老闆過會兒要來敬酒。」

「老闆?」劉超一愣,接着問道:「你確定沒聽錯,帝豪大酒店的老闆要來給我們敬酒?」

「我沒聽錯。」秘書說:「經理讓我進來問一句,說如果方便的話,那他們老闆待會兒就會過來。」

「你快告訴經理,就說我們方便。」

「是。」

秘書轉身出去的時候,劉超對向老說道:「這個酒店的老闆非常神秘,開業那天都沒有現身,我聽人講,這家酒店的老闆不是簡單人物。」

向老點點頭,說:「能在江州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開這麼大一個酒店,必定來頭不小。」

劉超說:「老師,這家酒店的老闆如此神秘,卻要來給我們敬酒,我看,他是沖您來的。」

「不會吧?」向老道:「我都不認識這家酒店的老闆,人家沒必要來給我敬酒吧?」

「您想啊,這家酒店的老闆是個大人物,在座的有資格讓他敬酒的恐怕也只有您了。」劉超說:「您老德高望重,若不是您,那他來給誰敬酒?」

向老一聽,頓時眉開眼笑:「好像是這麼個理兒。」

劉超繼續說:「老師,這家酒店的老闆肯定不是普通人,待會兒他來敬酒的時候,還請您在他面前幫學生美言幾句,學生也想結交一下這家酒店的老闆。」

「好說,好說。」向老笑着說道:「你是我的學生,只要有機會,我自然會提攜你。」

撲通!

劉超突然跪在地上。

向老滿臉驚詫,問道:「小劉,你這是作甚?」

劉超眼淚汪汪的說道:「我劉家世代務農,到了我這一代,終於翻身了,我嘴笨不會表達,這些年多虧老師的教導和提攜,天地君親師,上拜父母,下拜恩師。老師,我給您磕幾個頭吧。」

咚咚咚!

劉超「砰砰」給向老磕了幾個響頭。

葉秋和李局長見到這一幕,面面相覷。

擦,這貨也太不要臉了吧?

向老一臉動容,起身彎腰,親自把劉超扶了起來,語重心長的說道:「小劉,你永遠是老師最得意的學生,你放心,只要老師還有一口氣在,就絕不會讓你受氣。」

向老說完,還冷冷地掃了一眼李局長和葉秋。

「老師,謝謝您。」劉超擦了擦眼淚,扶著向老在椅子上坐下。

過了一會兒。

秘書匆匆跑了進來,神色激動地說道:「劉院長,這家酒店的老闆來了。」

「哦?」劉超連忙起身。

「小劉,扶我起來。」向老說:「人家既然這麼給我們面子,那我們也不能怠慢了人家,我們去迎接一下。」

「還是老師考慮的周到。」

劉超拍了一句馬屁,扶起向老,往門口走去。

趁此機會。

李局長走到葉秋身邊,小聲說道:「老弟,今天這事兒不好解決,我恐怕護不住你了,你要是有關係,就馬上找。」

「向老雖然退休多年,但是餘威還在,他的門生遍佈江州,現在江州幾大醫院的主要領導,基本上都是他的學生。」

「這次劉超能調到江州醫院去擔任院長,也是向老一手促成。」

「向老曾經在任上的時候,受過他恩惠的人比較多,他只要一個電話,我就會被撤職。」

「老弟,你還是自己想想辦法吧!」

葉秋笑着說:「李局,謝謝你,不過你無需擔心,他們動不了我,也動不了你。」

哦?

李局長有些詫異,不知道葉秋的底氣從何而來?

「聽說這家酒店的老闆很神秘,我也想看看,到底是誰?」

葉秋回過頭,看向門口。

當大門打開后,葉秋滿臉驚愕。

「林姐!」

葉秋怎麼都沒想到,他居然會在這裏看到林精緻。

林精緻身穿一身紅色的職業裝,腳踩銀色高跟鞋,將完美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頭髮弄成大波浪,幹練而又不失嫵媚。

她一出現,整個包間就彷彿變得明媚起來。

林精緻的身後,跟着一大群人,都穿着西裝制服,看起來像是酒店的高管。

「難道,這家酒店的老闆是林姐?」

葉秋心中想到。

在看到林精緻的時候,劉超獃滯了片刻,口水都差點流出來了。

美!

太美了!

比仙女還要美!

劉超也算是閱美無數的人了,形形色色的美女他都見過,甚至,還玩過一些小明星,可是沒有一個能比得上眼前的林精緻。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如果能睡到她,讓我短壽十年我也願意。」

劉超在心裏說。

秘書在旁邊給介紹道:「院長,這位就是帝豪大酒店的老闆,林總。」

劉超哈哈笑道:「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在下早就聽說過林總的芳名,沒想到今日一見,林總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漂亮,用仙女下凡來形容林總也不過為過。」

林精緻臉上帶着淺淺的笑意,也不說話。

劉超接着把向老介紹給林精緻,說道:「林總,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師,向老。」

「向老曾經擔任我們江州市衛生局的局長,中心醫院院長,更是我國著名的神經外科的權威專家,在我們醫學界擁有極高的聲譽。」

「都是些虛名而已,不足掛齒。」向老嘴上這麼說,眉宇間卻頗為自得,笑容滿面把右手伸到林精緻的面前,說道:「林總,幸會——」

然而,林精緻的舉動,卻讓他們始料不及。

只見林精緻無視向老伸過來的右手,徑直走到葉秋的面前,笑着說道:「葉醫生,好久不見,我是專程來給你敬酒的。」

瞬間,劉超和向老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作者有話說】

第2更。晚上還會有好評加更。大家記住,好評是把章節翻完了,最後可以打」好評,中評「那個位置,別搞錯了。求好評。

。。 「你都還沒有救我爺爺,你就提要求,未免太過分了吧?」白冷海見許林居然這樣就開始提要求,讓他有些不悅,不由得出聲說道。

「海兒,閉嘴!」白喬皺了皺眉毛,冷聲喝斥一聲,逼得白冷海只能乖乖閉嘴。

白喬背負著雙手,看著許林,出聲問道:「你說吧,什麼要求?」

「第一個要求,我要白家承認菲菲的身份。她是白家的大小姐,這一點,永遠都不能夠改變!」許林看著白喬,神情淡漠地說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都知道。她永遠都是白家的一份子,誰都不能夠改變。」白喬輕輕地點了點頭,回答道。

「第二個要求,我要求菲菲的母親,必須得到白家的承認,成為白家的一份子,並且將她的墳墓,遷進白家陵園中!」許林看了白冰菲一眼。淡淡地說道。

這個要求,一直以來都是白冰菲的心愿,儘管她口頭上不說,但是許林非常清楚,她一直都還很自卑,畢竟,自己是白以天在外頭的私生女,所以,只要她母親的遺骨沒有遷入白家,她那自卑感,就會一直伴隨著她,不會消失。

因此,正好趁著今天,把這個要求說出來,也算是了卻了掉白冰菲的心愿。

果然,聽到許林的話,白冰菲的俏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美眸中透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她完全沒有想到,許林居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