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呂方很想吐槽。

這邊的刑警都特么神叨叨的,還有特警也是。

哪有他們這些社區民警單純?

去?還是不去?

。 顧明的話才從嘴裏吐出兩個字,飛機的廣播就再次響起了,祥和的女聲不帶着一絲的情緒。

此刻,他也徹底明白了,他這次來到的平行宇宙是異常收容所的收容安保設施地點。

異常收容所的目標是收容異常物品,個體及現象,而且其本身運作不受各個主要國家政府的司法管轄權,授權和委託的干擾。

控制這些異常透過物理或心理危害對全球安全造成顯著威脅的超自然事物。

異常收容所維持常態,從而使世界各地的平民得以生存並免受恐懼,不信或對個人信念的懷疑的影響,並從地外、異次元和外層空間的影響中維持人類的獨立自主。

至於異常收容所內的怪物……顧明感覺完全不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

來這裏面拍恐怖電影是一種什麼體驗呢?

運輸機緩緩垂直降落,尾艙門開啟,顧明和一眾來這全世界各地穿着橘黃色的防化服的死囚們下了飛機。

顧明摸了摸後腦勺,感覺不大踏實了一些,待會兒只有用多年的導演經驗隨機應變了。

「我們得找機會逃走。」剛才的那名女子悄悄的朝顧明的身邊靠了過來,「如果我們一直在這裏工作總有一天會沒命的。」

「可是……」顧明感覺這個女人的想法很前衛,說不定可以作為本次影片的女豬腳。

「我叫卓清兒,我們都是東方人,如果有逃跑的機會一定要好好合作。」

「行。」顧明遲疑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面前的這個女人看上去沒什麼怪異之處應該是可以信任的。

顧明和卓清兒隨着人流,便經過了一條充滿鋼筋混泥土氣息的地下通道來到了一個寬闊的空間。

足以容納上百人的封閉空間,除了漆黑的金屬牆壁,就只有慘白的燈光了。

這應該是一個組織人員匯合的基地。

「新來的人渣們!」

正當眾人在這寬闊的基地里恍惚之時,一個響如洪鐘的聲音炸裂開來。

聲音沒有使用任何擴音裝備,但是卻回蕩在這個封閉的地下基地內。

一個穿着黑色制服的頭髮花白的男人,站在基地唯一一塊金屬高台之上。

頭上戴着黑色的貝雷帽,應該是基地的武裝管理人員。

「為什麼我用人渣來稱呼你?我不管你之前是為什麼成為死囚,我不在意,因為我曾經和你們一樣,可是為什麼我也可以成為機動特遣隊的指揮官?因為你們將會發現這個地下基地里藏着的東西,比起你們之前做的任何事情還要刺激千倍萬倍!

不久后你們就會享受到那些樂趣,這是你們最後獲得自由的機會。

不要嘗試逃跑,因為沒有人成功過。我要說的就這麼多,馬上會有C級人員來為你們安排訓練和工作。」

直接、不客套、簡潔!如果學校每次開學典禮能向這位指揮官一樣簡單直白就好了。

顧明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些羨慕。

C級人員相對於死囚身上臃腫的橘黃色防化服就要簡潔的多了。

D級人員被每五個人分為一組,尤一個C級人員帶隊。

「現在我們帶你們去分管的區域。」

顧明和卓清兒被分在了一組,他們領隊是一個白人女性小麥色皮膚長相有點像A妹。

緊接着,顧明就和卓清兒前往了一個小型通道。

整個隧道除了不知名的金屬,就只有頭頂的LED燈了,似乎沒有什麼多餘的設備。

穿過隧道,眾人上了一個電梯。

「-99層?」

這地下基地居然有負九十九層?顧明看到領隊按下了電梯層數。

看樣子-99層就是自己的工作區域了,感覺煤礦工人都下不了這麼深啊。

「你了解這裏有什麼嗎?」

卓清兒似乎也被剛才那悠長,看不到盡頭的通道的神秘氣氛感染了。

「還算了解吧。」

對於其中的怪物的恐怖程度倒是倒是有一定的概念。

可是這些才來的菜鳥,恐怕都是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的。

「滴!滴!滴!」

電梯里唯一的光源,白色LED燈猝不及防的開始閃爍紅色示警。

「警告!不明人員闖入035收容設施!

035收容失敗!

進入三級緊急狀態!

相關人員若發現可疑人員,請與可疑人員保持兩米以外的距離!」

「重複,重複!

「不必緊張,三級緊急狀態完全是可控的。」

那名長的很像A妹的C級人員沒有介紹她的名字,只是告訴了她的代號是C64。

顧明這才發現身上橘黃色的防化服胸前位置印刷的代號,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

他的代號是D251。

而卓清兒胸前的代號是D253。

「035是什麼怪物啊。」卓清兒在顧明的耳邊輕聲發問。

顧明努力的回憶了一下當年在網站上閑逛的經歷。

「是一個面具,你只要不靠近它,就沒事。」

顧明盡量壓低聲音,但是電梯內狹小的空間里,似乎還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你怎麼會知道?」C64突然轉過身來,眼神冰冷,毫不客氣的目光開始狐疑的打量顧明的全身上下。

「什麼?」

C64目光警惕了起來,手臂慢慢伸向了身後,似乎緊身制服之下,會像老毛子的美女特工一樣,突然從裙子下面掏出一把勃朗寧。

這一細節自然是被顧明看在了眼裏,D級人員本來就是來自全世界各地的死囚,在異常收容所的概念里是「可消耗人員。」通常用於實驗或者接觸。

高級人員直接當場處決不受控制或者身份可疑的D級人員完全沒有任何許可權問題。

「我…我們剛才在聊小時候萬聖節帶的面具,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顧明立刻裝出一副匪夷所思的樣子,聳了聳肩表示對C64的行為表示難以理解。

看樣子C64無意間聽到了面具這兩個重要的辭彙。

還是自己疏忽了,不應該當着C級人員的面把怪物的信息透露給卓清兒。

「萬聖節的面具?」C64俏眉緊鎖,斜着眼仔細觀察著顧明此刻聲一舉一動。

「對啊,難道你不知道萬聖節嗎?這世界還有人不知道萬聖節?」顧明在胸前攤出雙手,表示不知所措。這一臉無辜的樣子顧明覺得自己這個演技奧斯卡影帝也莫過如此了。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們的邏輯異常清晰,而且說話簡潔明了,每一句都能戳到重點,絲毫沒有拖泥帶水和猶豫不決。

看着如此優秀的兩個人,顧兮兮突然有些恍惚。

這兩個人一個是自己的男人,一個是自己的親哥哥。

她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地球,才會被如此優秀的兩個人不遺餘力的寵著吧。

由厲司景出資,合併收購國內一家瀕臨破產的大型的醫療公司。

這樣顧兮兮研發出來,能夠成功治療嗜睡症的藥物,就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裏批量生產。

到時候就可以以這一家公司作為據點,發散型滲透到每一個行業,對顧氏集團形成包圍剿剎的趨勢。

顧兮兮聽完他們的分析之後,有些擔憂:

「哥哥,顧斯年現在手下的產業十分的龐大,我們想要在短時間裏扳倒他,恐怕會很困難。」

「據我的對顧斯年那個人的了解,他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太過於狂妄自大。」

厲司景將話說到這裏,突然頓了頓。

他意味深長的看向了墨鏡城:

「而且我們建立這個公司對他進行圍剿,並不是我們最主要的目的。」

「難道這不就是你們的復仇計劃嗎?」

雖然聽上去這樣一步一步走比較踏實,但是想要靠着真正的實力吞併顧氏集團,那將會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或許三五年,或許三五十年。

原本顧兮兮以為這就是哥哥和墨錦城定出來的策略,可如今一聽好像也並不全然。

墨錦城看了顧兮兮一眼:

「我們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你很快就知道了。」

顧兮兮一聽這話,頓時沒好氣的瞥瞥嘴:

「真是奇怪了,你們兩個人以前一見面就見拔弩張的,現在怎麼還站在同一戰線上去聯合起來排斥我了呢?不說拉倒,我才不感興趣呢!」

她的話音才剛剛落下,外面就傳來了寶馬媽敲門的聲音,還夾雜着嬰兒的哭聲:

「顧小姐,小十一肚子餓了,您可能得出來先給他喂個奶。」

顧兮兮一聽說兒子餓了,連忙站了起來。

她朝着哥哥和墨錦城做了個鬼臉:

「再見!」

接下來幾天的時間裏,墨錦城和厲司景兩個人緊密聯合。

用最快的速度,併購了當地一家最大的醫藥工廠。

並且在最短的時間裏面拿到了資質,開始對顧兮兮治療嗜睡症的藥物進行批量生產。

這種突破性的藥物研究,很快就吸引了各路媒體的關注。

各大媒體都對這種新型特效藥進行了極大篇幅的報道。

甚至連國外的一些醫藥公司也投來了橄欖枝。

這麼大的陣仗,自然也驚動了顧斯年。

他甚至連夜召開高層會議,要對顧兮兮名下的這間醫藥公司圍追堵截。

在這段時間裏面,顧兮兮一直沒有等來蘇蘇的電話。

雖然她很擔心蘇蘇的情況,但是不敢在厲司景的面前說太多。

這天晚上,他們幾個人圍在餐桌上吃飯的時候,顧小諾突然指著電視機大聲的說道:

「媽咪爹地,你們快看,那不是蘇蘇阿姨嗎!」

蘇蘇?

一聽到這個名字,大家紛紛抬頭朝着電視看了過去。

此刻財經頻道正在放一則新聞,新聞的大致內容就是說,顧氏集團旗下的財產已經打破了當年墨氏集團在國內創下的記錄。

顧斯年也憑藉着龐大的商業帝國,成功的取代了墨錦城,躋身世界富豪福布斯排行榜。

而電視里正播放的畫面,便是顧斯年參加一場商務晚宴的畫面。

在他的身邊,蘇蘇打扮得的十分漂亮,高貴安靜而順從的陪同在他的一旁。

「舅舅,那個不是我們的未來就舅媽嗎?她怎麼在別的男人的身邊啊?」

顧小熙狐疑的開口詢問。

「小笨蛋,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你!」

顧兮兮拿起筷子便在顧小熙的腦門上敲了一把,然後飛快的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

「哥,童言無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