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錦明一時間心急如焚,他沒有時間再浪費下去了,直接舉刀沖向了亡靈巨將。

作為排名第13位的BOSS,它實力不容小覷,手舉骨棒,隨手一擊都能震碎兩層磚地,威力驚人。是亡靈的精神支柱。

四周的玩家見了它,紛紛掉頭逃跑。只有少部分玩家,還有NPC們勇敢地站在前頭。

花錦明突然橫刀縱出,一個天外飛仙來到亡靈巨將鼻子前,飛速一刀,重重剜傷了它的臉頰。

亡靈巨將吃了這一記會心一擊,掉頭倒去,砸死了身後十幾隻亡靈。

「BOSS出硬直了,殺啊——」

玩家們見狀,眼透紅光,大喊著,像老鼠一樣爬上了亡靈巨將的身體,揮舞著刀劍肆意劈砍。

不一會兒,亡靈巨將便被砍得鮮血淋漓。

周邊的亡靈想上前制止,被花錦明高舉方天畫戟,揮去一發大浪斬,劈飛了。

亡靈巨將剛一乍起,花錦明便高聲警示著「後退」。頓時,玩家和NPC們又匆匆作鳥獸散。

亡靈巨將站了起來,眯著流血的眼睛,嘶聲咆哮,用骨棒追逐毆打那些攻擊它的人。

花錦明伴着梨花春,吞下一枚氣血丹,衝上前去,一方天畫戟擋住了亡靈巨將的骨棒,又反手一擊重創了它。

周邊的玩家紛紛側目。「好……好強……」

「不管是身法走位,時機把握,還是運刀的手法,怎麼看都是職業選手啊。」

……

霎時間,無數玩家都深受花錦明鼓舞,士氣大振。

NPC們更是如此,全部擁護在他身邊。

花錦明成為了這場大混戰的絕對核心,以七尺之軀,與十米高的亡靈巨將正面對轟著。

【系統】:獲得治療,生命值+124。(來自玩家隱心藏海)

【系統】:獲得治療,生命值+118。(來自玩家粉紅萌豚)

【系統】:獲得秋薪林地的祝福,生命值上限+220。(來自斥候-西門柳松)

【系統】:獲得治療,生命值+185。(來自好友芒果布丁)

【系統】:獲得暗影護盾150。(來自玩家遲傷)

【系統】:獲得光環,極北之地的長風號角,暴擊傷害+2%。(來自玩家清清阿梓)

【系統】:獲得治療,生命值+69。您的生命值已達上限,無法獲得更多治療。(來自玩家皮燕子)

……

花錦明,他並非一個人在戰鬥。

現場三十多位治療,紛紛將重心轉向了花錦明,其中還不乏NPC的身影,會給花錦明意想不到的祝福。

他依靠着無數勇氣,在與亡靈巨將戰鬥。

與此同時,周圍還有很多的玩家和NPC,在提供火力支援,在幫忙分擔屍潮的壓力。步調緊跟着花錦明,越來越一致。

終於,在所有人的齊心協力下,這個三層樓高的龐大巨人,搖搖欲墜地倒下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花錦明滿身都透著熱氣,氣喘吁吁。

汗濕的劉海傾覆下來,黏滿了額頭,隨風掃映中依稀可見一雙綳直的眼睛,隱現在疲力的臉上。

他撩了撩額發,欣慰地笑了。

鮮血和汗水透濕他的全身。以主力的姿態,鏖戰一個151戰力的BOSS,已經將他的力氣消磨殆盡,就連身體的支撐都要全力為繼。

亡靈巨將一倒下,剩下的亡靈們便失去了精神支柱,在驚恐中落荒而逃,拋下了行將咽氣的亡靈巨將。

即使還有一些無垢亡靈,也已不足為懼。

【系統】:您和小隊成員參與了中心廣場的爭奪戰。全員獎勵,銅幣×10,軍功+26。

現場所有玩家無一例外地收到了獎勵。他們歡慶著勝利,振臂高呼了起來,「雨吊雄魂!雨吊雄魂!雨吊雄魂——」

全場人都在高喊著雨吊雄魂的名字。

之後,玩家們又紛紛讓出了一條路——通往亡靈巨將咽喉的路。

路的盡頭,亡靈巨將睡在血泊中苟延殘喘,已經無力戰鬥。只等花錦明被擁護著上前,咔嚓一刀,結束它罪惡的生命。

雲容容、余霜、小布丁、馬清香,四位姑娘也全都注視着花錦明,在歡騰的海洋中向他致敬。

驕傲,自信,瀟灑……

姑娘們與花錦明一同沉浸其中。

最後,在大眾玩家的擁護下,花錦明走上了那條為他開闢的王者之道。

來到盡頭處,花錦明高舉唐刀,在所有人的目視下,一刀插入了亡靈巨將的心口。

斬殺!362!

【系統】:您擊殺了亡靈巨將。

【系統】:您和小隊成員成功在血河戰役中擊殺了一名領主。全員獎勵,軍功+415。

【系統(戰役通告)】:恭喜玩家雨吊雄魂,成功擊殺領主亡靈巨將(排名第13位),獲得獎勵軍功+3600,明日之星×2。

。 「哈哈,是啊,你們也知道道宗弟子在這舉步維艱,在下這次弄了些買命財來,只要照著我手上的契約,用心魔立誓,在這次試煉中不得對我以及我三位同伴們下手,並且保證欠債還錢,我就把錢借給你們,哪怕你們是邪道弟子,我照樣借!」

「葉兄弟這裡可是有多少錢能借我們?」那萬獸門的鄧獸起身說道。

「不多,這次在下準備了五百多萬天武幣準備借出,一人最多借一萬。」葉缺回道。

「我靠!你就是早上那劉蟒!」此時蕭亞傑突然一拍大腿,用手指著葉缺怒聲罵道:「把錢還來!」耳尖的他可是聽出了葉缺和劉蟒聲音的細微相同之處,媽蛋,原來這裡四百多人都被騙錢了!

眾邪道弟子紛紛拔出兵刃,竟是想不顧在一旁的潘珍珍,準備對葉缺下手了。

葉缺被拆穿身份之後,卻是依然面帶微笑接著說道:「可別想對我下手,道宗的儲物戒指可是認主的,誰敢動手,我就把儲物戒指毀掉,到時候大家都沒錢完成不了試煉,我拼著八個月都躲在安全區,也不會讓大家好過。」

眾邪道弟子想動手卻又不能動手,只能咬牙切齒,就連中立和正道弟子都忿忿不平,這道宗弟子真的是太氣人了。

此時葉缺從儲物戒指里掏出一堆借據。

「契約在此,向我借錢之人,試煉期間不得對我和我的任務團隊「山口組」中的人出手。」

「放款金額和還款金額比照民間九出十三歸的方式,利息的部分我就不收了,畢竟都是同期修鍊,緣分一場,我就不好意思賺太多了!」

「試煉結束前要將錢還清,不然加倍賠償,借據我可是會寄到各位師門討債,順便刊上武林玉報讓大家知道。」

那簡仲聽了大怒,起身說道:「太過分了,我們儒門和佛海與道宗同氣連枝,你究竟是何人弟子,敢這樣胡來,騙了我們的錢,還敢拿來借我們,我回去一定會跟師門稟報,向道宗討個說法。」

「呵呵,再次自我介紹一次,我叫葉缺,葉子的葉,缺德的缺,家師道宗殺神秋天,家父神劍儒相葉塵,請問你要跟哪一位討個說法啊?」葉缺笑了出來,要自報家門是吧?哥就報給你看,報個徹底,報的你心服口服!一旁的杜芸則是邊吃著甜點邊笑呵呵地看著葉缺。

「…兄弟有話好說,這個錢我們借,我們借。」簡仲嚇壞,跟道宗殺神討說法,江湖謠傳血殺劍派掌門就是秋天殺的,一身煞氣,誰敢跟他討說法。這葉缺的老爸還是儒門中高層的高層,當今天武帝國皇帝的拜把兄弟,怎這傢伙不進儒門反而跑去道宗,真要命啊!

「好了,時間就是金錢,想完成試煉的就來這心魔立誓借錢,不想完成地就一旁看著,想趁亂動手,我就立刻毀掉戒指,到時候害大家沒辦法完成試煉,我可就不好意思啦!提醒一下,我旁邊這保鐮,天階的!」

潘珍珍看著一旁的葉缺,一邊內心讚歎,這道宗的弟子果然真能惹事。

那姒雪卻是果斷的直接走到葉缺面前:「我們飛雪宮三位,一共跟你借三萬,這九出十三歸,我們三人只能拿到兩萬七對吧!」

「哈哈,好說,今天心情好,第一個來借錢的門派我們十齣十三歸!」葉缺搖著扇子微笑道。飛雪宮三人也不拖泥帶水,隨即心魔立誓,順便簽下借據。杜芸則在一旁邊記錄邊給錢。

「這王八蛋,我一定要宰了他!」項東流在一旁低聲怒道。

「師兄,現在形勢比人強,我們只能先借錢了,不然真的完成不了試煉。」一旁同是妖刀門的聶晨說道。

「借,都去借,我就看看他還能囂張多久。」血殺劍派的蕭亞傑無奈的對師弟們說道。

有第一個人去借錢,自然就有第二、第三個,茶樓里四百多位弟子無奈下只能乖乖和葉缺借錢,這想來還真是氣死人,拿了從自己手上騙來的錢,再拿回來借自己,這真是太王八蛋了,等接任務賺錢,把錢還清,一定分分秒秒把這葉缺給弄死。

葉缺和杜芸一臉笑嘻嘻地收著借據發著錢,而此時的王七和古佑則是找到自由聯盟的錢莊,先將錢都存入,換成天都帝國專用的黑晶卡,遠端交易,隨刷隨付清,在這自由聯盟的試煉處可是非常好用,接著衝去任務大廳處,註冊好山口組團隊,直接跑去任務發放處接任務了。

那負責接待的人,身穿龍虎山道袍,看來是中立門派龍虎山的道士:「兩位好,我是自由聯盟的齊妙,人稱齊妙道人,來接任務的嗎?」

「這接任務的數量沒有限制對吧?」王七說道。

「是啊,小傢伙,我們這邊的任務一個月統一發放一次,被接完了就沒了,每個月初的一日會統一發放新的任務上去。」

「接任務數量當然是沒有限制,可是接任務要錢,任務有完成時限,沒完成的話任務玉符可就失效了,我們可是不會還錢的。」

「建議你做完一個再回來接一個,任務很多,不用怕沒任務接。」齊妙回道。

「那好,這裡的任務規則就和院里告示的是一樣嗎?」王七認真問道。

「這任務可是有分甲乙丙丁四級,甲級最難,建議大型團隊一起執行,而且危險性極高,任務點數非常多,但是不給錢。乙是建議人階之後再接。丙、丁算是比較簡單而且好賺錢的任務,還有少量任務點數。所以你要接那些任務?」齊妙仔細的再解釋了一次。

王七和佑子深吸了一口氣,同時對看了一眼,接著王七開口對齊妙說道:

「甲的任務我們就不接了,甲的難度實在是太噁心,至於乙丙丁的任務,我們全包了,有多少來多少!」

你當這是在買大白菜嗎?齊妙計算了一下,認真問:「丁級任務四百個,一個兩百天武幣。丙級任務四百個,一個五百天武幣。乙級任務一樣是四百個,一個是兩千天武幣。算下來一共是一百零八萬,你有這麼多錢?」

王七則是將黑晶卡一手拍在桌上豪氣的說:「放心,刷卡付清!」

兩人離去后,齊妙久久不能自已,這兩個小傢伙手上拿出來的可是黑晶卡,這代表開戶時可是存了五百萬以上的大戶,這是哪門哪派的弟子這麼大手筆,看來試煉結束之後可是要把弟子們攜帶金錢的數量控制一下,不然每個都這樣玩,以後試煉還怎麼辦下去啊!

還沒想完卻又看見那兩人跑回來認真問道:「下個月的任務也能一起先買了嗎?」

齊妙一口鮮血差點吐出來:「不是買,是接,去去去,下個月的任務都還沒排出來呢!」你妹,還真的把我這當賣大白菜的啊!

再度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齊妙看向天空,心想:「這下管理層又要焦頭爛額了。」

。 突然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都懵了,沒想到各位掌門居然要讓方天滾,這是大家沒有想到的,就連布青衣和高嚴都傻眼了。

方天也是緩了好一陣才反應過來,他極其的怨恨,眼睛里除了不服,就是憤怒,掌門居然為了幾個外人,對他出手,還要趕他走,他怎能不恨!

「掌門,這……方天他不是故意的……」弟子們開始為方天求情。

「不用再說了,公然違抗師命,星宿派不需要這樣的弟子,給我滾,哪天自己頓悟了再回來,如果頓悟不了,那就一輩子別回來了。」

各位掌門根本不聽勸,還是大聲喝道。

方天擦了擦嘴角上的血,然後二話不說,拖著沉重的身體離開了星宿派,他沒有「求饒」,只是臨走的時候怨恨看著布青衣兩人。

一切都變了,不知道何時開始,星宿派居然向著外人,呆著也沒有意思,脾氣暴躁的方天自然不服,很快就消失了,他不會再回來!

其他弟子也不敢再說話,掌門最大,敢再說什麼惹怒了掌門,那就是惹禍上身,誰也不想做「英雄」,而且這方天實在是脾氣太暴躁了,遲早得罪掌門,以前長老千鶴還在的時候還能壓住他,現在千鶴一死,極少露面的掌門好像並不能讓他聽話。

「哎,老高頭,我們是不是玩的有點大了?」布青衣縮了縮腦袋,沒想到害方天被逐出了師門,他突然感到有點愧疚,他怎麼都想不到,這星宿派的掌門居然如此有威嚴,一言不合就動手打弟子,還趕其出師門。

「把們字去掉,可不關我事。」高嚴搖了搖頭,都是布青衣搞的事情,跟他有什麼關係,還想分鍋給他,真是想得美。

「你……」布青衣氣得說不出話來,好像高嚴說的也有道理。

「兩位,請吧!」幾個掌門說著,聲音便再次消失了,由幾個星宿派的弟子帶路,將他們引領進蘇雨的房間,這回布青衣算安全了,搖身一變,成為了星宿派的賓客,不用在偷偷摸摸。

此時一間大堂上,二十七根柱子都發出了虛影和微光,只有一根柱子毫無生氣,黯淡無光。

「這樣做,真的好嗎?方天畢竟是我派弟子。」

「呵,就是我們星宿派弟子,所以才要為我們星宿派犧牲,他壽命再長,也不過百年之後。」

「不用內疚,到時候我們為他超度,讓他投個好胎就行,他會感謝我們的。」

「何必如此麻煩,殺了那兩個人不就行?還要如此大費周章,犧牲我派弟子?」

「那兩人跟蘇雨關係不錯,牽一髮而動全身,萬一有什麼意外,胎兒就完了,這是最後一次,再失敗,他無法還魂,那我們都得完,二十八為一輪迴,一旦有一個人出問題,我們都得遭殃,必須謹慎再謹慎。」

「沒錯,蘇雨也會遲早發現,她的胎兒注入了其他靈魂,這一計必須用上。」

「唉,早知如此,當天就不必去苦苦求那一幅鬼紋,沒想到搞成這樣。」

「不用嘆氣,都是命,我們命中有此一劫,這是躲不掉的,我們都輪迴多少世了,也該遭劫了,閻王管不著我們,但老天爺是有眼的!」

「不用慌張,那傢伙是我們之中最強的,他會自己想辦法活下去,我們儘力而為就行。」

「嗯……」

一聲聲討論后,大堂的光重新寂滅,二十七根柱子上的法咒忽明忽暗,宛如墓碑一樣莊嚴又陰森,大堂中再無聲音。

星宿派山下,方天怨恨難填,他瘋狂的砍著周圍樹木,以此來泄憤,嘴裡還不停的咒罵著那些掌門。

「這些老糊塗,星宿派遲早沒落,真是豬腦子,垃圾!」

方天越想越不甘,越想越不服,憑什麼幫外人?這些掌門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他這輩子再無可能回去,憑他的本事,下山也可以闖出一番事業,根本不用呆在這個偏僻的鳥山。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陰風大起,好像龍捲風一樣朝方天刮來。

「誰?何方妖魔鬼怪,大膽!」方天連忙一劍砍向了陰風,將陰風硬生生劈出了兩半。

可陰風之後,突然竄出了一隻鬼影,速度非常快,鬼爪陰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哼,可等到一個冤大頭下來了,那女人是不是在山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