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劉長空當時趕巧外出作案,修習『天人雙修』採花修真邪術,增長修為道行,哪裡想到回到分舵宗門之時,正好在一旁瞧見花和尚大勢滅殺同門師弟、放火搗毀宗門的慘劇發生。

待花和尚離開之後,劉長空找到了『天佑城』外出未歸的執事掌門,——那個年愈五旬的老者張野狐,同時也是他引薦加入『歡喜宗』門派的宗門師尊。

這張野狐為人心胸狹窄,極其陰險毒辣,運氣確是極好的,修鍊邪術僅僅四十來年,便跨入了五境三花初期,任命為了『歡喜宗』總宗門之下、分佈於中神州俗世國家中三十六處小分舵掌門之一,成為了『歡喜宗』在秦國天佑城處的第三十五處分舵掌門。

好日子還沒過上個三五年,半月前張野狐陡然聽到大徒兒劉長空哭訴噩耗,知道自己代管的『歡喜宗』第28處分舵連同自己發展收下的一百八十七名一境、二境小弟子都被人堵在宗門內一鍋端了,僅餘下師徒二人,哪有不怒不恨之理。

待了解了大徒兒劉長空所述胖和尚修為和自己應當差不多少,心中估摸著自己這一處分舵內雖然就屬大徒弟劉長空修為最高,已經跨入了二境中期,但畢竟眼界有限,敵人能夠以一人之力屠殺自己近兩百弟子,雖然自己憑著五境修為也能做到,但保險起見,便帶著大徒弟劉長空找到了『歡喜宗』在秦國境內的第三十處分舵。

尋求到分舵高手劉發、劉球、劉猛三兄弟和『歡喜宗』三十處掌門張奎之子張碩,勢必要為死去的一眾徒兒們報仇雪恨,然後再去向『歡喜宗』宗主「歡喜上人」請罰管理不當之責。

這劉姓三兄弟雖說修為僅在三境中期,這次求援也沒有找到自己真正想要求助、外出辦事的『張奎』幫忙,但有了他們四人,提前打探一番『毀宗滅門』的賊人實際下落修為自是夠用,這才一路沿途打聽而來。

張野狐滿懷信心,六人一路而來行到此處,正好碰到穿著僧衣光頭和尚打扮的白小樓騎白馬而來,於是便截了問明情況,聽他言詞說到自己同是三大魔教之一的「梨花宮」弟子,心中便是一聲斥笑,若是換了『歡喜宗』其它三十六處分舵掌門,可能半數以上都不甚了解,但張野狐年輕時曾想加入「梨花宮」為徒,可是了解的很吶。

。 劍神山並非特指某一座山,而是指代一片佔地極廣的山脈,南北縱深數千公里,峰巒此起彼伏。

而劍神山道館,就在劍神山最中心那一座山峰上,海拔近萬米。

從半山腰向上攀登時,頗有一種攀登紅土大陸的感覺,也不知這些掌權者,是不是都覺得居住在高峰,才能夠彰顯出自身的權柄,一個兩個都把家安得那麼高。

菲戈上山的步伐很快,幾步之間便邁過百米,白衣飄飄蕩蕩,劍士的風姿讓人心折,哪怕帝米斯的弟子徒孫們知道菲戈是敵人,見此模樣也生不出太多的敵意。

徒步登山,已算守禮節。

顏值即正義,天象劍如此的風采,實在不像卑鄙小人!

他們心裡甚至不由自主地滋生出對帝米斯的一絲懷疑,難道劍聖大人真的在以惡魔族幼童煉劍?

實際上這也不算什麼,天龍人文明能用惡魔族製造惡魔果實,他們以之鑄劍又有何不可?他們心裡是能接受這一點的,但他們更擔心的是,帝米斯敢做不敢認,甚至去構陷一支宇宙海賊團。

劍繁星能被稱爲劍術聖地,可不止是因爲這裡有東宇宙海的第一劍聖,還因爲這裡的劍士,大多都有一種劍客的風骨,這一點,菲戈在昨日的踢館中已經分辨。

數名實力接近甚至等同於如今青海三大將的八段劍士在菲戈的前方以倒退的姿態登山,好似在給菲戈引路,目光悄然間交流。

直登到接近峰頂,連綿的道館建築立於眼前,一道身高三米有餘的挺拔身影這纔出現。

鶴髮童顏,白衣飄飄,帝米斯相貌不如菲戈,但有一股獨特的劍聖氣場加持,再配上那以前輩姿態坦然俯瞰菲戈的眼神,瞬間將顏值這一方面給扳回去了一半。

他的八段劍士弟子們一時間又對坦然的帝米斯有了信心,向帝米斯行弟子禮,口稱:“老師!”

“退開吧。”帝米斯開口吩咐一句,看向菲戈道:“你就是天象劍加斯頓·菲戈?觀索和莫伊桑他們,是被你擊敗的?”

“賣相不錯,可惜內心已污濁不堪。”菲戈並未回答:“不要廢話了,劍士,就以劍來對話。”

“挑戰之前,先以污衊的手段動搖我之意志,作爲劍士,你已經失敗了。”帝米斯神色淡然。

終究還是捨不得名望和地位,帝米斯決定隱瞞下去。菲戈的到來正好給了他藉口,他可以以‘被宇宙海賊污衊後引來惡魔族、不得不離開劍繁星流浪’爲藉口離開。

反正在追捕羅傑海賊團的這些日子裡,他已經將劣質品劍靈刀都處理掉了,秘密培養的少量惡魔族更是早已清除,連這支惡魔族始祖妮可,都已被煉成了刀,沒有證據沒有痕跡,只要殺掉菲戈,將觀索遺失的兩柄劍靈刀收回就好了!

右手按在刀柄末端,帝米斯脊背挺直,一股凌霄劍意參天而起!

菲戈亦將手放至刀柄,雄渾的霸王色霸氣擴張出去,與帝米斯的劍意碰撞在一起,天空中瞬間傳出無窮無盡的細碎爆裂聲,風暴倏忽而起,朝着四面八方擴散!

意志的碰撞似乎平分秋色,處於碰撞中心的二者身體並未絲毫搖擺,側方的帝米斯弟子們則連連退開,前去護住了劍神山道館。

風暴消散。

帝米斯眉頭一蹙,斟酌地看了眼菲戈,菲戈則轉身縱射出去,飛向遠方山巒,道:“跟來吧,我無意破壞劍神山的道館。”

帝米斯默了默,一甩衣袍,飄飛着快速跟上,二者極速飛到數百公里外的荒山,相對而落。

“不是你?雖然氣魄不錯,但你還沒有劍意,劍術連燈火都還沒有點燃。”帝米斯道:“你只是被推出來的嘍囉?還有誰,在這裡埋伏着嗎?一起出來吧!”

“眼力不錯。”菲戈將黑刀抽了出來,說道:“先接我一劍。”

凌厲的刀芒斬向天空!

氣流對衝變換,烏雲匯聚,方圓百里的大地快速被籠罩入黑暗!

劍繁星的氣象、氣候都與青海不同,但對於航海術滿級的菲戈來說,卻不難適應過來!

天象劍-積雲!

然後是……天象劍-落雷!

璀璨的劍芒斬裂山嶽,如一道彎月向帝米斯切割而去,與這劍芒同時,一道粗重的驚雷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劈向帝米斯頭頂!

雷鳴電閃映得帝米斯白髮更加飄逸,他嘴角勾出一抹不以爲意的笑容,原來是這樣的天象劍。

技巧和門路確實有些獨特,表面看也確實震懾人心。

但威力……

長刀出鞘!那刀在身前隨意抹過,無論是菲戈的斬擊還是劈落的雷電,都輕易被他斬碎,連天空中的烏雲都瞬間被他抹去一半!

見菲戈又向天空揮刀聚雲,他不以爲然的笑意更盛,提刀一瞬間閃至菲戈身前:“雕蟲小技,也敢挑戰第一劍聖的名號?”

“其他人可不會這樣以爲。”

菲戈也笑了,嗆啷一聲,把刀給插了回去!

……

“原來如此。”

阿娜立在遠方的雲層中,明白菲戈昨日爲何突然去踢館一個個劍術道館。這傢伙不單想要擊敗帝米斯,還想取代他成爲一名新的‘最強劍聖’,在劍繁星這裡打出一定的威望?真是……陰險!

一名劍士擊敗帝米斯,和一名其它類別的強者擊敗帝米斯是不同的。帝米斯能夠一眼看穿天象劍的虛實,其他劍士可做不到!

“但前提是……你要贏。”阿娜略帶不滿地呢喃:“怎麼勸都不肯顧全大局,將對付帝米斯放在惡魔族來襲之後的傢伙……你要是輸了,我可不會出手幫你……”

而正如阿娜所料,帝米斯的弟子徒孫們,劍神山附近的劍術道館強者們,紛紛震撼地看着那交手處的電閃雷鳴,這就是天象劍?!

竟然能夠調動天地之威?!

果然是強大的劍聖!

他們想象着那裡一定正在展開着一場屬於劍聖的精彩戰鬥,卻因爲層次不夠,不敢湊得太近去看。

也便不知道戰場的真正面貌!

……

滴答,滴答。

鮮紅的血液滴落。

帝米斯錯愕地看着自己被一隻手掌接住的斬擊!劍士對決,你不用刀防禦,面對我的攻擊把刀插回去,用手掌接是怎麼一回事?

更離譜的是還接住了?!

那能輕易切斷山嶽的斬擊只微微切入菲戈的血肉便無法寸進!

“竟然輕易被破防了。”菲戈道:“外面的世界果然危險,不能大意,只是可惜了我的衣服。”

咔嚓——

白色的劍袍撕碎,零落飄飛!

帝米斯眼睜睜看着眼前三米身高的飄逸劍士變成了六米左右的強壯怪獸,碩大的拳頭碾壓過來!

轟隆——

蘑菇雲在兩人間炸裂!

帝米斯喉間一甜,轟然貫入遠方山體,天空的雷鳴似在奏伴!

“你……?!”

這特麼是什麼劍士?! 中午,李安安把帶來外婆菜分給同事,昨天她做得挺多的,所以一人帶了一瓶。

「安安,你真的太好了,這是給你的奶茶,謝謝你。」

小張大口吃飯,太香了,天天吃這樣的菜,我工作都充滿幹勁。

「天啊,能讓我吃這樣的菜,我天天加班都可以!」

李安安被誇獎得不好意思。

碧斯出現在辦公室門口,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李安安這是公司,不要再帶這種不入流的菜來,影響員工食慾。」

「沒有吧,你看她們都吃得很香」

李安安感覺她就是滾出找茬。

「我說了不行就不行,秘書部我負責」

碧斯在藉機生事,李安安每次去總裁辦公室都停留許久,我看根本不是送咖啡那麼簡單,觸及她的底線。

李安安只能咽下那口氣。

「安安,你別生氣,碧斯要求很嚴格的,而且總裁很看中她,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像我們這種小員工要識相點。」碧斯離開后,同事小張安慰她。

「我懂!」

她怎麼可能不懂,又不是第一次做事,而且她看得出來,碧斯是因為褚逸辰而針對她,只要不是太過分,她可以看在工資的份上不和她起爭執。

一小時后碧斯又來辦公室「李安安,會議室來客人了,你送杯咖啡過去!」

李安安立馬去做,畢竟是來上班不能太清閑。

到了會議室門口,李安安推門,看著會議室密密麻麻的人愣住想罵人。

清一色的高層在緊張開會,褚逸辰嚴肅靠在椅子上,當門被推開的那刻,他目光掃過來,立馬冒著寒光怒火。

李程坐在褚逸辰身邊惋惜,總裁最不喜歡會議被打擾,李安安怎麼突然犯了這種錯誤,想表現也不是這麼表現的。

所有人都等著李安安被吼出去。

碧斯從外面進來訓斥「李安安你怎麼在這裡,不是說讓你送咖啡去待客室,怎麼來了這裡,快出去!現在總裁不需要咖啡。」

李安安瞪著碧斯,知道自己被整了,她明明說的會議室。

會議室氣氛凝固,所有人都覺得李安安急於表現,不懂進退,無能的花瓶一個,公司就不應該用這種人。

李程站起來,想溫和讓李安安離開,畢竟一個女孩子被這麼對待自尊很受傷。

他剛站起來,褚逸辰放下手上的筆,身體往後一靠,冷聲「休息五分鐘,把咖啡端進來。」

他深邃視線和李安安對視,李安安收斂怒火,端著咖啡進去。

會議室所有人視線落在李安安的身上,心裡駭然,聽說這是褚總的生活秘書,看來很得寵,打斷會議也沒被趕出去。

「以後不要隨便進來,我工作的時候不喜歡人被打斷!記住這點,沒有下次。」

李安安彎腰的時候,褚逸辰在她耳邊低聲。

李程聽得清清楚楚,總裁這是在偏心嗎。

李安安詫異,褚逸辰工作的時候雷厲風行,鐵血手腕,她沒想過自己能逃脫一劫。

「好」

她獃獃地說。

褚逸辰質感十足的視線落在李安安因為吃驚微張開的嘴唇上,今天她塗抹了口紅,顏色紅潤亮麗,很適合她,眼眸清澈外還帶著點委屈,格外地水潤,他感覺喉嚨有點緊,眼眸變成暗色,李安安覺察到他目光的炙熱,急忙離開。

。零點中文網] 第1467章

冷清玥搖晃著手中的兩個小瓶子,一個紅瓶,一個綠瓶。

「我又親眼看到他將解藥給那小乞丐喂下,一刻鐘那小乞丐就醒了,甚至不記得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我當時看了覺得挺厲害,便買了一份,花了我三錠金,回來之後我就給放在暗格了,這麼多年我都忘記了,若不是你提醒,我未必能記得起來。」

冷清玥道。

她覺得一切都是冥冥註定。

她當時只是覺得好玩便大手筆的買了,當時是覺得好玩,但從未想到有一天會用上。

「小姐,那可真是太好了,這樣既不會傷到池少爺,也能徹底的收拾了那個君緋色。」

小卉道,眼中皆是喜色。

冷清玥握著瓷瓶,還有些猶豫,如果一旦小池真的有什麼危險怎麼辦?畢竟他身子羸弱。

小卉看出自家小姐的猶豫,她心裡焦急,忙上前道,「小姐,你可不能再猶豫了,如果你錯過這次機會,那你就再也也沒有翻身之地,你放心吧,即是有解藥,池少爺一定不會有事的,我們的目的是收拾君緋色,讓她付出代價,滾出墨家,不是針對池少爺,小姐,你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啊。」

小卉很是急切的開口,生怕自家小姐優柔寡斷。

她現在不僅是替自家小姐擔心,也替自己擔心,一旦小姐被那個君緋色給趕出去了,或者給徹底打壓了,那她還能有什麼好下場?這麼多年她跟著小姐在墨家下人中,地位也是頗高,特備受尊崇,過慣了被捧著的日子,怎麼能接受一無所有?

她跟小姐是一體的,小姐好,她才會好。

「嗯。」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