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沈清若的名聲在外,如今南風瑾一口一個清若小姐,彷彿對她很熟的模樣,這一份關係的轉變,已經讓南風瑾這眼前的連仲說不出的緊張了,感覺到一絲絲的變化,這個時候連忙低眉頷首:「都是微臣唐突了,微臣該死。」

「該死兩個字,若不是說說而已就好了。」

沈清若還有這心思幸災樂禍的。

南風瑾只是看了一眼沈清若,馬上轉過頭來:「今日,本殿下對你只是警告而已。這連將軍跟沈尚書同朝為官,若是沈尚書知道連仲你如此無禮,定然也不會這樣算了吧。」

這南風瑾在這裡,連仲帶著自己身邊的一眾人離開了沈清若的身邊,沈清若這才後知後覺的轉過身來,完全不曾擔心的模樣看著南風瑾。

「大皇子不與太子殿下飲酒了,竟然這就出來了?」

她抬頭,眸子裡面看不出什麼喜怒,甚至連一句感謝都不曾說過呢。

「本殿下也是巧遇太子,隨便說兩句而已。難得太子有興趣找了清若小姐一同出來,今日倒是被本殿下耽誤了。」

這南風瑾說話,有幾分打探的味道。

剛好沈清若那八面玲瓏的一面,再次被南風瑾發現。方才那句話之後,沈清若也不想要藏著掖著什麼了,表情淡然的很,不曾露出一點點的膽怯來。

南風瑾只是風輕雲淡的笑了笑。

「那麼,本殿下如今可以跟清若小姐聊兩句嗎?這一般的臣子之女,可是沒有清若小姐那般八面玲瓏。」

「一般皇家出身,也不見得會有大皇子這樣的氣度。到底是皇子之中排行老大,這年紀和閱歷就是不一樣……」

「本殿下覺得,如今二皇弟一定會後悔的。選了一個京城有名的沈依瀾,說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本殿下只是回去幾日,便感覺到清若小姐的與眾不同。太子的眼光果然獨特。」

這南風瑾也不知道是敵是友的樣子。

沈清若只是笑了笑:「緣分這事情不好說。臣女的大姐可是在京城之中享有名望的,如今二皇子這般選擇也是順理成章。如今大姐都要過門了,大皇子再與臣女提起這件事情做什麼,莫不是想要臣女去爭搶一番嗎?」

她的臉色,甚是平靜。

然而南風瑾卻不露聲色:「本殿下只是感嘆一聲,二皇弟有貴妃娘娘的輔佐,向來聰明,可是沒想到本殿下出去一次,什麼事情都改變了。」

沈清若低下頭:「這朝中的事情,臣女不方便去說什麼。」

她說完之後,兩個人便面臨了一陣說不出的沉默了。

半晌,這南風瑾乾笑兩聲:「過兩日本殿下還會來尚書府的,先走了。」

南風瑾走了之後,沈清若才是鬆了一口氣一樣。她實在是擔心過去的事情,只是這樣的擔心,如今也不是那麼容易說出來了。

南風瑾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角色,單純是為了看戲還是……

沈清若回去的時候,時辰已經很晚。

她如今也是拚命的想著,如何才能夠將沈清若扯到皇宮中的事情來。上次已經給他開了一個頭了,但是這幾日沈清書都不見蹤影,自己哪怕想要下手,都是枉然。

然而此時,沈清書卻從外面回來了。

聽說沈清若今日應該不在府邸,但是這個時候他怒氣沖沖,彷彿是有什麼事情一樣。

沈清若停下腳步,正對著他。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第1706章

沈牧看着他,還沒開口,一旁的齊鈺就沒好氣地對褚臨沉說道:「你這不是難為沈老?」

說完,又狐疑地上下掃了他一眼,「話說,你這位褚氏集團的褚少,為什麼會跟我們的副院長在一起?看你的樣子,難不成是你把元副院長害死的?」

褚臨沉突然聽到這樣的話,呼吸頓時一滯。

沒錯,是他害死了秦舒!

如果不是為了替他擋子彈,秦舒又怎麼會……

悔恨和懊惱如洪水猛獸,淹沒了他。

齊鈺觀察着他的神情,見他不說話,心裏就更加坐實了自己的猜測。

他拔高音量,冷喝道:「好啊!還真是——」

「齊鈺!」

沈牧出聲喊住了他,不讓他把話說完。

只聽他蒼老而果決的嗓音,在房間里響起:「現在最重要的是救人,如果你要說其他的事情,就去外面說!」

「沈老,我……」

沈牧依舊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甚至看也不看他了,冷著臉說道:「劉喜文和其他一等院士留下,其他人都出去!」

齊鈺頓時懵了。

沈院長這是瘋了嗎?執意要去救一死人!

他的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他們要瘋,他可不奉陪!

心裏這麼想着,也不跟沈牧客氣了,一甩臉子,率先轉身往外走。

只是,在快要邁出房門的時候,突然有些鬱悶。

他到底還是忍不住轉過頭來,有些憤憤地瞪着沈牧。

後者斜斜地扯著唇角,不知道是譏笑還是什麼意思,看得齊鈺心裏更惱火。

他索性咬咬牙,說道:「不走了!我這輩子醫治的人不計其數,就是沒救過死人!」

沈牧對他的反應似乎並不意外,並不理會他故意置氣,滿意點點頭,改口示意道:「那就齊鈺和劉喜文留下,其他人都出去。」

說完,特意看了褚臨沉一眼,示意他也出去。

「爸爸……」

巍巍扯著褚臨沉的手,朝他搖頭。

擔憂的目光緊盯着秦舒,明顯不願意出去。

褚臨沉看了他一眼,默然地抓緊他的小手,誠懇殷切地對沈牧說道:「她,就拜託您了!」

低沉的語氣,壓抑着他所有的情緒。

說完,不管巍巍多麼不舍,也直接將他拽了出去。

現在這裏需要的是最專業的人士,顯然他們父子倆並不能幫上忙。

房門緩緩閉合。

沈牧、齊鈺、劉喜文,三人的目光同時落在秦舒身上。

「沈老,這、你打算怎麼救?」劉喜文雖然主動留了下來,並且剛才一直忍住了沒有去反駁沈牧。

但其實,他心裏壓根兒沒底。

救一個死人,拿什麼去救啊?

沈牧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睜開眼時,滄桑的雙眸變得無比堅定。

他抬手指了指房間內門裏的無菌手術室,說道:「你倆先把人推進去,能上的儀器全部給安排上。」

齊鈺和劉喜文互視一眼,照他說的去做。

沈牧行動雖然不便,但還是給自己換上了無菌手術服,這才神情凝肅地邁入手術室內。

外間。

眾人圍聚在房門外,低聲討論著這場讓人難以理解的救治手術。 「子樂。」言慎喚了一聲。

被喚作子樂的鴉青色長袍少年立即拿過旁邊盒子裏放着的玉釵,他起身走到香娘子面前,矜持有禮的把玉釵插到少女的髮髻上。

他輕聲詢問:「你,可願跟我?」

香娘子是個心細的姑娘,所以她看得出來子樂是真心待她。

明明她是個瘦馬,他為她戴玉釵的時候卻那麼的小心翼翼,眼睛澄澈,除了歡喜並無其他腌臢的情緒。

而且那話,本不該問的。

作為瘦馬,說的好聽是人,說的不好聽,那就是貨物,貨物有選擇的資格嗎?

必定是沒有的。

香娘子相信如果自己拒絕,眼前這個唇紅齒白的少年郎肯定會選擇放棄。

「願意。」她朱唇輕啟,小聲的說。

婦人見此,立即歡喜的說:「如此極好,不過……瑤娘子二位公子可有意?」

她是有些驚訝的,香娘子雖然也生的貌美,但是要是對比瑤娘子,到底是有些遜色。

她本以為瑤娘子會更加容易被人相中,倒是沒想到第一眼相中的居然是香娘子。

子樂看了一眼旁邊的浮光,然後搖搖頭,他說:「瑤娘子很好,但是本公子更加傾向於香娘子。」

如此,婦人又看向言慎,子樂見此,立即笑道:「他還沒成親,要是先納妾,恐怕要被他父……父親打斷腿。」

婦人尷尬的笑笑,「香娘子,瑤娘子你們先退下吧。」

浮光離開前看了一眼言慎,但是並沒有出聲。

姑娘離開,那麼接下來就討論是價錢的事兒了。

「香娘子要多少彩禮?」子樂問道。

聽到這人,婦人和男人都明白子樂對香娘子真的是一萬個上心。

夫妻二人對視一眼,然後比了兩根手指,「兩千兩白銀。」

「一千五百兩。」很少說話言慎開口就砍價。

一千五百兩才是中規中矩的價格,兩千兩絕對是抬高了,言慎覺得沒必要做這個冤大頭。

的確,言慎說的價格才是他們最開始對香娘子的定價,可是這不是遇到了有錢人嗎?而且這人對香娘子還那麼上心,兩千兩他肯定願意拿出來。

「這位公子,您也看到了,我們香娘子是十分優秀的姑娘,兩千兩我都是看在公子對我們家姑娘很是愛惜的面子上給的價格。」

「子樂,我們走。」言慎二話不說拽著子樂就要走,「你要什麼美人我都給你尋來,不一定非她不可。」

夫婦倆見此有點着急了。

這怎麼說走就走?

「等等,我們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啊。」男人着急的從座位上站起來去追言慎二人。

「要不咱們各退一步,一千八怎麼樣?一千八。」

子樂掙脫言慎的桎梏,他說道:「言慎,我知道你可能不理解我,但是我相信你他遇到那個人,你自己就會明白的。」說完,子樂轉身,他從懷裏掏出銀票,說道:「不用少,就兩千兩,她的賣身契,以及契約我們簽好。」

子樂有錢,這是其一,其二他是覺得他喜歡的姑娘值得最好,他已經無法給她正妻之位,既然如此,錢財方面他就不想摳摳搜搜。

他要讓那些人羨慕他的姑娘。

言慎:「……」這白痴還真是冤大頭。

這倒是把夫婦倆高興壞了,那可能是兩千兩白銀啊,白花花的銀子啊。

這種事情只要錢到位,那麼一切都好說。

夫婦倆把賣身契,以及契約簽好,而香娘子這邊已經拉着浮光的手依依惜別了。

她就像是個大姐姐一樣安慰浮光,「妹妹不要擔心,以後你肯定會遇到好人家的,我相信,一直都相信。我不在的時候,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知道嗎?」

「你自小身子就弱,可千萬要照顧好自己。」

「如果身子不適,一定要及時告訴母親和父親,他們一定會給你請大夫的。」

浮光輕輕拍拍她的手,說道:「姐姐,我都沒事,倒是你,以後若是有什麼難處可以來找我。」

香娘子輕輕笑笑,她伸手摸了摸浮光的髮髻,但是並沒有把浮光的話放在心上,畢竟她還只是個姑娘家,她要是真的有什麼難事也不好來找她。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