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伍從來都是一體的,此時,這姐妹二人身上都是多處傷痕,依舊是平分秋色。

此時此刻,經過一番戰鬥。

星羅帝國七個的隊員,如今只剩下戴維斯和朱竹雲兩人了。

戴維斯和朱竹雲兩人對視一眼,隨後身上開始散發出魂力波動,緊接着兩人身上亮起光芒,然後快步的聚集在一起……顯然這是要發動武魂融合技。

水柔等人看到這裏其實是有機會打斷的,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打斷,而是冷眼旁觀。

只見一頭閃爍著金光的白虎躥出,與那淡淡黑光爆發的靈貓在空中融合。那曾經出現過的巨大幽冥白虎又一次呈現在所有人眼前,只不過這一回的發動者是其他人罷了。

在變身為幽冥白虎之後,戴維斯和朱竹雲彷彿重拾了信心。巨大的幽冥白虎,邁動着雄霸天下的腳步,化為澎湃而龐大的流光朝着水柔等人撲來!

而看着這一幕,天斗學院的眾人卻是神色淡然。

「竹清。準備好了嗎?」水柔轉頭望向朱竹清,伸出手。朱竹清沒有說話,只是悄悄將手遞出。兩人的手合在一起。

「翁!!!」

先是朱竹清身上猛然間覆蓋着淡淡的黑光,身體飄忽,看上去竟然像是透明了一般。與此同時水柔身上也是亮起白光,隨後兩人的身體竟然好是虛幻了一般,兩人悄然間重合在一起。

最終,兩道略顯虛幻的身影融合為一。

「轟!!」

澎湃的光芒湧現。

一道直徑三米的龐大黑色光柱在她們身體融合的一瞬間衝天而起,一聲極其恐怖的虎嘯之聲瞬間瀰漫全場。

就在這一刻,不只是看台上的觀眾們驚呆了。在這虎嘯聲中,就連原本正氣勢洶洶撲來的巨大白虎也是愣住了。

黑光在迸發中消散,同時消失的還有朱竹清和水柔的身影,就在她們之前身體融合的位置,一隻巨大的白虎優雅現身了。

外形與戴維斯朱竹雲兩人化身的白虎很相像,但是水柔與朱竹清兩人化身的這頭白虎,在氣勢以及形態上,卻無疑要精緻高貴太多了。虎眸凝視之間,威震山林!

「不可能!」

「這怎麼可能?!」

戴維斯兩人化身的白虎口中,發出了一男一女兩聲驚呼。難以置信的望着對面竟然可以施展出武魂融合技,變身成為幽冥白虎的水柔和朱竹清兩人。

要知道幽冥白虎這個融合技,可是只有星羅皇室戴家的白虎武魂,以及朱家的幽冥靈貓武魂才可以融合施展出這個魂技。

但現在對面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她們兩個女人竟然可以融合起來,施展出幽冥白虎?

這根本不合理啊!

然而水柔和朱竹清兩人融合形成的幽冥白虎后,卻顯然並沒有理會對面兩人的錯愕與驚詫。

兩女化身的那頭巨大白虎直接朝着戴維斯兩人化身的白虎發起了衝鋒。從它寬闊的背後,一對巨大的羽翼舒展開來,原本就龐大的身體躍起滑翔。肋生雙翼插翅虎,龐大的身軀,兇猛的氣勢,恐怖的威壓,讓得戴維斯朱竹雲兩人心頭巨震!

巨大的白虎,優雅而從容。直接撲向了另一頭白虎。

戴維斯朱竹雲兩人當然不會束手待斃,短暫的驚愕過後,同樣操縱白虎迎面而上!

轟!!!!

兩頭白虎正面相撞!

沒有絲毫懸念。

在水柔和朱竹清兩人化身的幽冥白虎強有力的撞擊下,戴維斯朱竹雲兩人化身的幽冥白虎,根本不堪一擊。就彷彿紙糊的一樣,龐大的白虎身體直接被撞散,重新分裂成兩人。

戴維斯和朱竹雲兩人甚至直接被這股力量帶着,直接飛出了比賽台。

兩人甚至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已經在空中昏迷過去。

這還是水柔和朱竹清兩人手下留情,否則完全可以奪取兩人的性命。不論怎麼說,對方都是朱竹清的姐姐和姐夫,對方可以不認這份親情,但朱竹清心中卻不得不承認這同樣的血脈。

龐大的幽冥白虎重新化為兩女。

水柔和朱竹清兩人手拉着手,隨即對視一眼,相視一笑。

比賽在鴉雀無聲中結束。

水柔等人全都站在比賽台上,緩緩聚攏到一起。

是的,她們贏了,獲得了真正的勝利。用一場完勝宣告著王者的降臨!

天斗學院戰隊,在沒有一人受到重創的情況下,摧枯拉朽的將三大種子戰隊之一的星羅帝國皇家高級學院踢出了這屆比賽。

當裁判宣佈勝利的時候,天斗學院休息區內已是一片歡呼,幾個學院候補的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學員。正在為水柔等人的勝利而歡呼雀躍。畢竟她們也算是隊伍的一員,隊伍勝了她們也算是沾了光。走出去都感覺腰板能挺得直直的,倍有面子!

而天斗學院眾人全魂宗的實力,此時也已經令他們牽引著所有觀戰者的目光。就連武魂殿的那些主教們也不例外。

一行人從天斗學院戰隊身邊走過時突然停下腳步,水柔等人感受到自己被目光注視,抬頭看去。

這一行人,正是代表天斗帝國的種子戰隊,天斗皇家學院主戰隊,那看着她們的,正是戰隊隊長,擁有藍電霸王龍武魂的玉天恆。

「雁子,沒想到你已經變得這麼強大了。我真的很驚訝。」玉天恆目光灼灼的注視着獨孤雁。眼中蘊含着熾烈的情愫。

獨孤雁卻淡淡一笑,道:「你們也不錯。看得出,你們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 對於江瀾出現,確實超出了烏牧跟烏裂的預料。

而對方的實力,跟讓人感覺意外。

這不是普通的真仙。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對方的到來極具攻擊性,危險程度極高。

此時烏牧維持著古井,本不可分心的他,不得不分出一絲心神與江瀾交流:

「這位道友,過來對我們出手總歸是要一個理由的。

能說說么?

或許有兩全之法。

一人無法思索通透,可此時我們是三人,會有辦法的。」

江瀾低眉,對方周邊有不少陣法,這是其次。

主要是那口井,有防禦結界。

真眼開啟。

他要找個最適合的攻擊點。

「為什麼一定要理由?」江瀾開口問道。

對方在試圖拖延時間,但是江瀾也需要一些時間。

那口井具體是什麼,他無法確定。

可是殺人後,必須毀井。

事關幽冥入口,他必須出手。

雖然還只是弟子,但這依然是他的職責。

「哈哈。」烏牧大笑道:

「既然沒有理由,何不坐下來談談?

什麼都可以談。」

「什麼都可以談?」江瀾平靜的問了句。

「對,什麼都可以談。」烏牧看著江瀾,一臉的自信:

「包括我們的命。

只要道友等上片刻,我們任由道友擊殺。

還有別的,我們也可以給。

道友儘管開口就是。」

烏牧的話傳到了江瀾耳中,倒是有些讓人意外。

但是…

他信嗎?

只是更好的拖延時間而已,等對方的事完成,想反悔就反悔,需要給人解釋嗎?

完全不需要。

就好比他要殺這兩個人,需要給誰解釋嗎?

在大致知道這法寶構造后,他動了。

提前動了,有些不穩妥,但不能再等了。

那口井的幽冥氣息越來越誇張,總感覺要爆發一般。

再等下去,什麼都晚了。

「很遺憾。」

江瀾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來到了那些陣法跟前,一拳轟出,任何陣法都無法擋住他的腳步。

轟!

陣法瓦解破碎。

他的聲音隨之傳出:

「我現在就想殺你們。」

陣法瓦解,江瀾更進一步,那兩個都在法寶結界範圍中。

這個法寶結界有些特殊,破起來不是太容易。

要動用九劫之力,一拳可讓其布滿裂痕,兩拳足以破開。

而真正危險的是那個中年男子。

真仙中期。

另一位真仙初期。

修鍊多年,他從未越階殺敵,他不確定對方有多少底牌。

稍有不慎,就會讓自己陷入危機當中。

只是現在,別無選擇。

現在不動手,不說那口井會有問題,就是想再殺這兩個人都不知要等多久。

留有後患,不如拼一把,將其斬殺。

「去拖住他一會,要完成了。」

烏牧收起了之前的笑意,換上一臉陰霾。

他自然是對著邊上的烏裂說話。

「不要有絲毫的小覷,這個人很強。」烏牧提醒了句。

烏裂微微點頭,隨後動身。

如同圓圈一般的法寶,出現在他手中,隨即丟出。

他尾隨其後。

對方動了,江瀾望見,真仙初期,可以在最短時間斬殺。

這一刻天行九步瞬間施展,極致步伐。

他的身影不過剎那,出現在了烏裂身邊。

隨之而至便是最強一拳。

九牛之力化作極致,九劫力量滿上。

強大的力量,如同死劫降臨。

烏裂瞳孔一縮。

對方的速度快的出奇,他已經高估了,可是還是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他需要一絲絲時間。

而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那法寶圈子直接變成了一隻青蛇,青蛇盤在烏裂前方,如同盾一樣擋在了烏裂前方。

Post a comment